同根同源相仿,大中國的視野

若非聽到人們普遍的北京腔,其實不太有出國的感覺(雖然我也是第一次出國)。畢竟都是東方底子效仿西方,高樓大廈、公路建設、人種面貌,文字也不太有障礙(畢竟台灣窮大學生的娛樂資訊「受惠」自中國不少)。

作為元明清三代都城,北京市自然是有深厚歷史的城市,我們所遊歷的長城、紫禁皇城、明十三陵的定陵,任一個歷史都比我們台灣的整個漢人歷史久遠。舉凡頤和園、何珅的恭王府,中國的古蹟建築風格都很類似,而走到天壇某一帶時,那建築氣氛直接讓人聯想到台灣台北的中正紀念堂與兩廳院,台灣近代政治畢竟源於彼而仿自彼。走在北京時我常覺得,中小學歷史幾乎都在讀中國史的兩岸人民,如果對於台灣本土文化沒有相當的認識與體會,真的很容易進入一種大中國的思維,覺得歷史文化語言氣氛如此相近,中國當局歷史也讚揚了針對港澳台歷史因素的一國兩制設計,那麼就算統一又何妨?一旦兩岸民間交流愈趨頻繁,這樣的問題會更明顯,這是一種不需軍事的文化統治。

然而台灣畢竟跟港澳是完全不一樣的狀況,兩岸是分裂分治的兩個漢人政治實體,雖然分裂之後各有類似的軍事極權統治時期(例如:中國有六四天安門事件,我們有二二八事件),我在中國有看到政論節目能批評國營事業,台灣則早已進入民主開放後的百家爭鳴狀態,什麼都能罵、什麼都能爆料。然而在北京卻覺得,其實當代中國並不真的很在意台灣問題,它們有太多國內問題、國際新聞要忙,2008北京奧運、2010世界博覽會等等,倒是電視台在報導台灣政治醜聞或美食探訪時,跟台灣本地所看到的沒兩樣,只是政治人物名稱都拿掉了職銜。在人類歷史「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以及這樣的氛圍裡,我相信大部份中國人會認為台灣只是大中國世界裡的一個殘餘異端政權。當然這些都只是臆測,畢竟在中國境內不敢跟他們提及政治問題,我們光是說「第一次出國很高興」就會被側目以待,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當代中國的崛起,多半是因為資本經濟模式快速發展的成果,這是計劃經濟的長處吧,一旦政策方向對了發展就很有效率,畢竟傾大中國之資源灌注發展少數都市,北京的經濟建設水準已經不輸台北了。不過人民的禮儀態度實在是明顯有落差,在北京經常可聽見汽車喇叭聲叭叭叭不停,感覺是作為發洩情緒而不是提醒,我們都拿來當笑話了,而觀光景點的中國遊客奮力推擠而不害臊,這些在我印象中小時候台灣也曾存在的現象,幾乎都漸漸消聲匿跡了,我深深覺得「禮儀之邦」的自封稱號是在台灣比較有實現的吧。此外,我最不喜歡的是北京城內的古蹟大幅商業觀光化,天壇的古典建築裡是紀念品商家,古柱上的紅漆竟能亮得發光,大抵只有長城或定陵一帶較少人為操弄,在斑駁的石道上適合懷古。

北京的流行文化,感覺便頗受台灣影響,許多流行音樂來自台灣,周杰倫和蔡依林也是一代天王天后。什剎海(后海)一帶夜景迷人,酒吧街圍繞著陶醉,小酌之後的微醺愉快歌舞,昏暗的燈光搭配不止的夜曲很有氣氛。雖然北京已有許多流行資源,不過人民平均時尚流行比起台北還是有落差的。在uniqulo、adidas、puma、Apple…等等品牌專店商區旁邊,就有一棟以殺價聞名的雅秀商場、你能在裏面找到前述的品牌的仿冒品,有點難想像正版盜版商家們是如何這樣互存互榮的。

其他照片集

首都博物館裡:描述和平解放北平

2010年世界博覽會:台灣館

台灣原產地水果進口批發啊,連戰簽字

在許多地方都會看到賣「台灣香腸」,咱台灣香腸是多有名我怎麼不知道!!?

在紫禁城附近看到的「台湾民主自治同盟」,起源原來是台灣二二八事件後支持兩岸統一的人物

北清大學大禮堂建於中華民國時期